由于当时急于到菜园坝搭乘火车

2021-01-06 15:03

“车子计价器坏了,不能显示计费金额哟,要走菜园坝得按每公里8元钱收费。”的哥说,他还向赵先生提议,走高速路不堵车。

昨日,重庆主城区交通运输投诉服务中心称,因涉嫌不按规定使用计价器、故意绕道,这名的哥被处400元罚款,从业资格证被暂扣,同时还将被公司开除。

执法队员说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他们对驾驶员肖某不按规定使用计价器和绕道行为作出了罚款400元,诚信考核计满20分的行政处罚,暂扣其从业资格证。同时,执法队员还责令肖某退还向乘客多收的160元车费。

执法队员说,他们随后调取了该车的gps进行查证,但该车的gps因为有故障而无法显示,而且由于乘客未在龙头寺规定乘车点上车,下车时也没进入菜园坝车站内,因此两个车站周边的摄像记录均无法核实当时的情况。

“师傅,到菜园坝火车站,我要赶时间。”赵先生操着一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,说了目的地。

“5月26日早上8点,我没有搭载过从龙头寺到菜园坝的乘客。”渝a2t282的驾驶员冯某坚称。

每公里8元,这可能是全国最昂贵的“的士费”,贵州一乘客在重庆龙头寺打的时遇上这样一名的哥。5月26日,这名的哥竟自定收费标准,从龙头寺火车站至菜园坝,他饶路走内环快速路,跑了23公里,收了这名乘客180元。按正常打表计算,他“宰”了人家160元。

交通执法队员提醒广大乘客,在打车时,如果该车不能打表,或计价器不显示费用,乘客可拒付车费,并拨打96096投诉。

赵先生说,8:40许,出租车到了菜园坝火车站,计价器未显示金额,车子的里程表显示是23公里。按每公里8元计算,的哥收了他180元车费。

据主城区交通运输投诉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分析,的哥肖某从龙头寺出来以后,经五童立交上了内环快速路,然后在江南立交(四公里处)下道,再从南坪经菜园坝长江大桥,最后到达菜园坝。

调查工作,一时陷入僵局。执法队员只好再次联系乘客赵先生,进一步核实情况。赵先生称,由于当时急于到菜园坝搭乘火车,他记不清出租车车牌号是渝a2t282还是渝a2t828。执法队员随即调取了渝a2t828出租车的gps记录,仔细对比发现,渝a2t828才是赵先生要投诉的出租车。执法队员立即通知渝a2t828出租汽车驾驶员肖某,前来投诉服务中心接受调查处理。

面对证据,肖某承认自己确实违规收了乘客180元车费,“我错了,当时我就是想多找点钱”。

付费后,赵先生看到菜园坝火车站点前有交通执法队员在执勤,于是向执法队员讲述了自己的遭遇,这才知道自己被的哥“宰”了。

昨日,肖某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也表示,将对其作出开除处理,永不录用。

据执法队员介绍,从龙头寺火车站到菜园坝打车,如果走黄花园大桥,只有11公里左右的路程,白天打表只要22元左右。那么,肖某的出租车里程表却显示23公里,这是如何产生的呢?

重庆主城区交通运输投诉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称,接到投诉后,他们根据赵先生提供的车牌渝a2t282查找,联系上该车驾驶员并通知其立即到投诉服务中心接受调查。

“怎么这么贵?”赵先生第一次到重庆,不知道重庆出租车的收费标准,但为了赶时间,他并未提出异议。

赵先生是贵州遵义人,在山西打工。5月26日上午8:10左右,他在龙头寺下了火车,然后在长途车站外面招了一辆出租车,准备到菜园坝火车站转乘火车回老家。